Asamanthin

二太爷个人向

Altaïr Ibn-La'Ahad
  缓缓的走入了藏书室,坐在了那个椅子上,自己已经垂垂老矣,当年的意气风发已经被流逝的时间带走,只剩下心中无尽的空落。
  在以前,总是想:为什么自己感到愈发孤独与寂冷?现在才知道,这是因为自己当时是在通往顶峰的路上。在顶峰的人不仅在路途上经历了磨难,在到达之后也需要忍受无尽的孤单。
死亡是生命从顶峰回到泥土的信仰之跃。一代传奇终究会化为枯骨,所以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  Altaïr感到身体渐渐无力,眼前也渐渐模糊不清,这是死神在为他的到来坐着预告。Altaïr并没有慌张,他慢慢闭上眼,坠入了在人离世之前都会进入的记忆回溯......
  当年的自己是如此骄傲,站在城市的最高处,享受干燥的微风拂过脸颊,璨璨阳光洒在他的白衣上,为他披上了象征着实力的精致外袍,远望城市,抿起嘴角,勾唇一笑,纵身一跃,享受着失重带来的自由的快感;可是傲慢的“马西亚夫之鹰”终于被挫败打醒,收起了自大的羽毛,重新从起点出发,进行一场名为赎罪的华丽杀戮,但是到最后他才发现,自己最敬爱的导师是幕后主谋,而自己只是他手中的利刃;后来遇见自己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女人MariaThorpe,与她相遇,相知,相爱,并且建立了家庭,可是因为旧识的背叛,失去了自己亲爱的儿子与一生的挚友,自己在复仇时失手,自己为其付出了一生的物品竟害死了自己挚爱的妻子,而自己也生活在无尽的自责中;他把后半生几乎所有的经历投入在了研究中,因为他相信千百年后,一定会有一名刺客肩负着复兴的使命,而他现在的信念是:以吾魂与一生,铸汝袖中荣誉之剑,望汝以此剑披荆斩棘,杀逆吾之敌,带领刺客走向传奇之地。
  刺客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名字—Altaïr Ibn-La'Ahad,以及他对兄弟会做出的伟大贡献。他用一生为刺客们开辟了前进的道路,以血为墨,以骨为笔,在自己的手抄本上书写着一个个用自己的苦痛与生命得来的研究,而刺客们也一直追随着他的脚步,铭记着信条:Nothing is true,everything is permitted.【万物皆虚,万事皆允】
  他身着白衣,隐于人群,刺杀时溅起的鲜血染在衣上,晕成一朵朵妖艳的红色花朵,华丽了他的战袍;一击毙命是他对敌人最后的仁慈与哀悼;在风中翻飞用血染成的,是他鲜红色的腰带。

评论(2)

热度(17)